莫HIMARI

维勇 J家大好 岛凉

【维勇】如履薄冰 4

4.

这几天气氛一直非常低迷。勇利一直躲着维克托。

拒绝一起吃饭,拒绝聊天,拒绝除了练习以外待在同一空间的任何方式。

所有人都感觉不太对劲,可是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毕竟虽然内心不够坚强,但是喜欢逞强这点勇利恐怕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了。

维克托主动做过不少努力想要谈谈,却一直没有机会。

 

 

“勇利,你的快递。”维克托敲了敲门。

“谢谢,房门口就可以了。”

“勇利,我有点事……”

“抱歉,我现在也有事,晚点再说吧。麻烦您放房门口就可以了,我晚点会出来拿的。”语气决绝的不留一丝反驳的余地。

听到门外响起脚步声,勇利才松了一口气,明明知道不应该这样故意避开维克托的。

可是,又该怎么说呢,说什么呢?

自从温泉on Ice以后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

去年输的一败涂地,之后一直没有参加过比赛。

比起很多现役选手已经练习落后了不少,而且,马上就要参加中四国九州大赛了。

可是自由滑还没有决定……训练也一直不是很理想,停滞不前。

这样的自己……真的可以走到决赛取得冠军吗?

这几天几乎每晚都无法入睡,身体的疲倦和精神成反比,也没有办法好好地面对维克托。

 

刚开门蹲下准备拿起快递,眼前却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

勇利吓了一大跳,维克托面无表情的拽着他挤进了房间,关上了门。

“维克托……”

“你在躲着我。”维克托站在他面前看着他。

勇利往后退了一步,直到背部抵住门,才有了一点安全感。

“抱歉,维克托…我…”

低着头还没有说完,就看到对面的人走了上来。

把自己困在了门和手臂之间。

“看着我。”

维克托捏住勇利的下巴。迫使两人对视。

“你在生什么气?”

不是的,我没有生气啊…都是我自己的问题。

明明知道不应该这样。可是怎么开口告诉他,我真的一点信心都没有…说不定中四国九州大赛也会…

“没能让勇利有信心。是我的错。”

维克托用右手伸手摘下了他的眼镜。

没有了镜片的阻隔,勇利从维克托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维克托叹了口气。

“从现在开始,我会让你有信心的,相信我好吗?”

维克托的手顺着脸庞往下,揉了揉他的黑眼圈,在勇利嘴唇上磨蹭。目光变得深沉起来。

“дорогой,你要相信。虽然我是吸得全世界都为了我痴迷男人。可是你确实吸引了能让全世界痴迷的男人的痴迷。不是吗。”

维克托磁性的声音就在耳边,仿佛在说一件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情。

勇利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但是好像一直紧绷的心情终于松开了一些。

被这么优秀的一个人他承认对于自己来说,可能真的是非常重要。

尤其是他,一直追逐着他的身影,他的简单一句肯定都比自己想的更加重要……

 

“勇利,陪我去个地方吧。”维克托放开了勇利,对他笑了笑。

“什么?要去哪里?”

“秘密。”

就因为他的秘密两个字,勇利又失眠了一晚上。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蒙蒙亮的时候,就被拉上了新干线。

勇利顶着黑眼圈,陪着维克托一路折腾到东京。

直到站在东京代代木比赛冰场馆前。

“这里是?”

“走吧。”维克托拽着勇利往里走。

“等等,维克托,这里进不去吧…”

维克托掏出两张临时出入证晃了晃,挂了一个在勇利头上。

勇利一阵恍惚,上一次站在这里,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

这个场馆是专门的比赛场馆,虽然偶尔也可以有专门的国家选手申请练习,但是一般都是比赛才能进来。

“我半个月之前就托人帮我申请了。还好今天下午可以进来几个小时。毕竟我可是五连霸得主很轻松哦。”维克托一脸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半个月前?那是温泉onIce刚刚结束的时候?

这里的预约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除了比赛这边很少可以申请…勇利没有揭穿他,换上冰鞋站上了场地。

维克托在场地里滑了一圈,表情和平时有些不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要来这里,有太多想问的,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难道只是过来感受一下比赛的场地?但是中四国九州大赛也不在这里比啊…

勇利一直都不是能一心多用的人。

就像维克托说的,想着太多事情的时候,跳跃就很容易失败。

后内四周跳又没有成功摔倒在了地上。

果然就算是在这里不行的,还是不行吧……

勇利内心莫名的有些失落。

 

“勇利,我第一次参加比赛,获得决赛冠军,那一年就是在这里。”维克托滑到勇利身边。

“这里,是我第一次。获得一切的地方。”好像回忆起了非常好的事,维克托脸上满满都是温柔,让勇利移不开眼。

“但是…”他顿了一顿,“那个时候,我也是一个人。”

勇利不知道维克托想要表达什么。

“你知道吗,其实一个人的得冠,登上神坛,是非常孤独和艰辛的事情。从小到现在,我至今为止人生的三分之二都奉献给了滑冰。你觉得我没有摔过吗?这里,这里,这里,还有很多很多地方。”维克托拉着勇利的手拂过自己的肩膀,肋骨,腰。

 

“摔过太多我已经记不清了。有时候痛苦甚至多过了喜悦,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满脑子都是怎么在下个赛季让观众出乎意料,怎么样不摔下神坛,一直想要走在最前面,就像在随时会裂开的冰面滑行,下面就是暗流涌动的海水,一旦冰面破裂,就会沉入大海。而且再也站不起来了。我一直都是这么想的,所以登上去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是,作为一个花滑选手,你不想登上去看看吗?”

“我…像我这样的人……”

“但是勇利和我不一样。你还很年轻,也没有受过什么严重的伤。而且…你并不是一个人。虽然登上去非常艰辛,但是至少你不会是孤独的。你和我不同。那时候的我,只有我自己。但是你有我。”维克托微微低着头,眼神却始终看着他。像是在邀请。

“和我一起登上去看看吧。”

从这个人愿意主动来到我身边起,我就不是一个人了。

已经不需要迷茫了…我会变得更好。

所以,维克托,带我走的更远吧。

带我登上去看一看,你曾经一个人孤军奋战的荣誉。

“好。”勇利主动的握紧了他的手。

 

等从代代木冰场出来的时候,果然还是没能按时赶上回长谷津的车次。只有最后一班一直要到凌晨才有的车,于是两个人暂时流落在了东京街头。

维克托带着勇利买了热咖啡坐在沿海的路边。

“我还没有问过。勇利想要和我成为什么样的关系呢?父亲?哥哥?朋友?……恋人?这个需要努力一下呢。”维克托勾起嘴角。

最近有些意外的喜欢看他为了自己的话窘迫的样子。

原本有些昏昏欲睡的念头一下子清醒了。

“不是的!”勇利紧张的手舞足蹈。

“维克托就是维克托就可以了。和其他什么都不一样的…”声音越来越小,几乎听不清后面说了什么。

可是却像是想到什么,他的眼神却越来越亮。

非常耀眼又带着向往的光芒在眼眶里闪耀着,就这么直直的看着自己。

维克托转过头,心脏一瞬间有点不规律。

那么赤裸裸的情感,好像自己又一次被吸引了。

让他第一次有种好像被反调戏了,当事人却完全不知道的挫败感。

 

(后内四周跳接旋转)

成功的完成了!勇利喘着气停在冰面上。

后来才知道维克托花了比自己想象更大的经历去申请那短暂却又改变了他们之间的几个小时。

不过都不重要了,决定了自由滑,选了自己从来没有做过主,却非常适合自己的曲子。

终于全部都完成了。以往以来从来没有过的满足感充斥着勇利。

 

 “勇利,这个要叫什么呢。”

“我已经想好了。”勇利微笑着拿过维克托手里的笔。

代表我滑冰生涯的一切,喜怒哀乐还有爱。

被这一切赋予了名字的[Yurion Ice]

“不错,那么去漂亮的打个开头吧。中四国九州大赛。”

 

一个人若是没有怀揣过大的梦想,就无法到达向往的地方。我们称之为爱的,冰上的全部。从这里刚刚开始而已。

 

To Be Continued.

 

дорогой俄语亲爱的(对男性)

-------------------------------------------------------------------------- 

本来前几天就可以更了,电脑充电器坏了,所以没能更新,写到第六章的时候可能会开车!所以!希望还在看的姑娘可以给我留个言让我知道一下~这样才有动力 捂脸

 



评论

热度(34)